浪漫言情小说手机站 > 恶魔般的男人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白天 黑夜

第 60 页

 

  关夏彦笑,“这代表我们都尽释前嫌了。”

  她跟着笑,“真是的,浪费好多年时间。”

  两人相视哈哈大笑。

  “对了,姊,我可以请你帮一个忙吗?”

  “什么事?”

  “我最近跟我女朋友吵架了,我怎么做都无法求得她的原谅,我想知道她心底是不是还有我。”

  “那你想怎么做?”

  “我想……”关夏彦说出他的计划。

  当关夏彦的女友--海容,以宣示般的姿态自称是关夏彦的女友时,关颖玥知道这对一吵就吵了半年的情侣总算握手言和了。

  她望着紧紧牵系的小手,心头浮起惆怅。

  闲聊一阵后,她借口起身离开,走在台北街头,两年的时光并未让此地改变多少,行人的脚步依然匆忙,四周不少边讲手机边走路的忙碌人士,这样的繁忙急躁感,让她不由得又想起纽约的他。

  他离开工作室了吧?

  他会不会有那么一点点想她呢?

  而她的思念与牵系又要到何时才能终止呢?

  才刚分手的现在,好难熬,尤其看到弟弟与女友亲密相依偎,她就觉得胸口好闷好闷,像是要炸开来似的,让她不得不离开那快让人闪瞎眼的环境。

  她想她应该赶快去找个工作,让自己投入忙碌的环境中,或许可以加速淡忘情伤。她的思绪很难不放在唐思旅身上,所以她需要有东西将他驱逐出脑袋,否则她会很痛苦,非常的痛苦!

  将便利商店里的报纸各买了一份,再买了些零食饮料跟履历表,走回家的途中,电话响了。

  小鸡。

  关颖玥愕然他会打电话给她。

  电话一接通,还未置于耳边,小鸡的抱怨就如连珠炮炸得她耳朵嗡嗡作响。

  “你在搞什么鬼啊?你去哪里了啊?都几岁的人还在搞离家出走,你是十四岁的叛逆青少年吗?大师一出来没看到你,还发现你的东西都不见了,整个人像核子弹一样爆发,我被炸得粉身碎骨,现在只剩下一张嘴在讲话!SHIT!我都还没四十岁,你就让我剩下一张嘴!”

  “可是他……”

  “他怎样?”小鸡气势汹汹,可见他真的被炸得很惨。

  “他不是不愿意见我?”

  “你是今天才认识大师吗?他工作时六亲不认你是第一次知道?你脑子进水啦?闹什么别扭啊你?”

  “可是他以前就算再忙,还是会出来吃饭睡觉,但这次他把自己关起来都不肯出来啊!”

  小鸡忽然静默了。

  这个女人摆明着是在跟大师赌气,偏偏倒霉的人是他。

  气死人了!

  “小鸡?”不要突然不讲话,这样好像在印证她的话似的,会让她很害怕。

  “我不想讲了。”他挂断电话。

  “小鸡?”哪有人突然不想讲的?

  关颖玥连忙回拨,不管她拨了几次,小鸡铁了心不接。

  她犹豫了一会儿,鼓起勇气拨唐思旅的电话,语音显示他关机。

  回到家后,她一会儿翻阅报纸上的征才启事,一会儿在网路上的人力银行浏览,可不管她怎么叫自己专心,她还是没法将上头的文字放入脑子里。

 

上一页 下一页
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